关于性格内向者的10个误解

其实这是之前就发过的一篇文章了,不过最近突然觉得感触很深,索性再放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另外,针对文中提到的这本书,我有幸得到,并计划在接下来做更深入的介绍。

===============下面是原文================

我非常幸运的发现了这本《内向者优势——如何在外向的世界中获得成功》的好书,我感觉就好像是有人专门为我们这个罕见的小群体写了一部百科全书一样,它不仅对我的很多怪癖做了解释,还帮助我从一个崭新且积极的角度重新定义了我的整个人生。

毫无疑问,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会说,“啊哈,你不会到现在才发现你是个性格内向者吧?”,其实这并不是那么简单,问题在于将一些人贴上内向者的标签是一种非常浅显且充满各种常见误解的行为,事实要比这复杂的多(在Carl King讲过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Laney 的书中有个章节对人的大脑进行了分析,并解释了神经元是如何在内向者和外向者的神经系统中跟随不同的控制通路进行传递。如果这本书基于的科学理论是正确的,那就证明了内向者是一群对多巴胺过度敏感的群体,太多的外部刺激过量的消耗了它们。相反的,外向者没有足够的多巴胺,他们需要依靠大脑的肾上腺去创造它们,外向者通常有更短的神经通路,他们的大脑血流量也相对更少,外向者神经系统中的信息大部分都是通过位于前额叶的布罗卡氏区(Broca’s area)传递的,而这里正是我们的大部分思考发生的地方。

不幸的是,根据这本书,只有大约25%的人是内向的,而像我这样极端的就更是少上加少了,这导致了许多的误解,因为社会对我们这类人缺乏足够的了解(我很高兴我能够这样说)

所以下面我列出了一些对内向者的常见的误解(这是我自己的清单,我对其中一些深信不疑):

误解1: 内向者不喜欢说话

并不是这样,内向者不说话只是因为他们觉得没什么好说,他们讨厌闲谈扯淡,如果你让一个内向者讲他感兴趣的事情,他可能连着3天3夜都讲不完。

误解2: 内向者都很害羞

内向者没什么好害羞的,他们也不是害怕陌生人,他们只是需要一个理由去交际,他们不会为了交际而交际,如果你想和一个内向者交流,那就直接聊吧,不用担心礼貌问题。

误解3:内向者都很无礼

内向者通常觉得遵从社交礼仪,拐弯抹角的说话没有一点必要,他们希望每个人都是真实且真诚的,但不幸的是,大多数情况下事情并不是这样,这让内向者感到很大的压力,他们很难融入其中,并为此感到沮丧。

误解4: 内向者不合群

恰好相反,内向者会非常认真的对待他们为数不多的朋友,他们最亲密的朋友或许用一只手就可以统计过来,但如果你有幸被一个性格内向者当做朋友,那你就有了一个终生的盟友,一旦你作为一个人类存在赢得了他们的尊敬,你就入选了。

误解5:内向者不喜欢去公共场合

胡扯,内向者只是尽可能的避免去公共场所,他们同样也会尽量避免卷入复杂的公共活动,因为他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取需要的数据和经验,所以,他们喜欢在一个地方待很久去“得到某样东西”,他们总是准备着回家,调整(Recharging),然后处理一切,实际上,调整绝对是内向者的关键所在。

误解6:内向者总是想要独处

内向者只是喜欢自我思考,他们会想很多,他们会白日做梦,他们喜欢解决问题,攻克难题,但是如果他们找不到什么人来分享他们的发现,他们也能忍受难以想象的孤独。他们希望在同一时间只和一个人保持亲密的感情关系。

误解7:内向者都很古怪

内向者通常都是个人主义者,他们不喜欢随大流,他们喜欢通过特立独行的生活方式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他们总是从自我出发,正因如此,他们也常常挑战常规,他们的大部分决定都不会以当前的流行趋势做为参考。

误解8:内向者都是冷漠的书呆子

内向者通常更关注内心世界,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到自身的想法和感情上,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对他们身边的事情漠不关心,只是他们更喜欢通过内心世界来达成自我满足。

误解9:内向者不知道如何放松和享乐

内向者通常喜欢在家或自然中放松自己,他们不会去那些嘈杂的公共场所,内向者也不会寻求肾上腺素的刺激,如果有太多的空谈和噪音,他们会敬而远之。他们的大脑对于一种叫做多巴胺的神经递质太过敏感,内向者和外向者拥有完全不同的神经控制通路,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深入了解下。

误解10:内向者可以通过“自我修复”变得外向

想象一个没有内向者的世界,那个世界也就没有什么科学家,音乐家,艺术家,诗人,制片人,医生,数学家,作家和哲学家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外向者还是可以通过学习掌握很多种和内向者进行交流的方式(没错,我故意颠倒了这两个词,读着很别扭?我只是为了让你们看看我们这个社会有多变态),内向者压根不需要 “自我修复”,他们应该因为他们这种天生的性格和为人类做出的贡献而得到应有的尊敬,并且事实上,一项调查(Silverman,1986)显示内向的程度和IQ成正比。

“你没法避开我们,尝试改变我们只会让你感到失败”,这是我编的,我是一名剧作家。

内向者如果为了去适应外向者支配的世界而对自己进行否定,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内向者终将会仇恨自己以及其他所有人。如果你认为你是个内向者,我推荐你研究下这个题目并试着找其他的性格内向者交换下意见,问题并不完全是内向者应该尝试并“变得正常”,外向者也需要认识和尊敬我们,并且我们也需要学会尊敬我们自己。

原文标题: 10 Myths About Introverts,原文作者:Carl King

中文版来自:http://www.lzhi.org/views/480026

你真的看过走进科学么?那下面这些呢。。。

1、某一集说某个村子每天半夜三更都有怪叫声,把全村人吵醒,大家都不敢出去看,战战兢兢地失眠到天亮。采访了一大堆上了岁数的村民,传说这里出没野兽,每天夜里到村子作怪,闹得人心惶惶……音乐配的那叫一个KB!还TMD分上下两集渲染!到最后竟然说那是村里一个胖子睡觉打呼噜!TNND这胖子是金刚罗汉转世,还是帕瓦罗蒂的私生子?!打个呼噜能把一个村子的人吓醒?!K!我想砸电视!

2、还有一集说是一户人家老是发现自家客厅地上的瓷砖缝里会渗出像血一样的鲜红色液体,弄得到处都是,全村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猜会不会原来这块地是坟地啊什么的,然后又请了N多专家,研究他们家的地理位置地形条件,得出的结论都是依科学不可能发生地下矿物质倒渗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液体是这家人家为了出名自己洒上去的!
3、还有一期是说,挂了好几年的牛皮鼓忽然自己长出了牛毛,这件事在当地是蛮有名的件事,节目采访了那么多人,研究从厦大弄到了中央,都没有人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没办法了,硬栽赃人家做鼓的人不专业,毛没有刮干净,当初牛毛没刮干净?这不是怀疑做鼓人的专业水平吗?

4、还有一期说峨眉山的一个古寺,地处森林深处,但屋顶上从来没有一片树叶。就这么个事儿,经过漫长,深沉,全方位,多角度的分析,采访了寺中实习的和尚,游客,保安,居士,文物管理局局长,以及他的姑妈的二姐的堂妹的邻居家的一条狗,最后得出结论——是风吹走的。我TM当时就想跳楼!NN个熊,太伤我自尊了!

5、刚看了一期,一对老人家的电灯晚上莫名其妙老是自己亮,结果大家都说他们家闹鬼,那对老人还居然病倒了。这其中还请了很牛比的大学生来也无法解释,最后村里检修电路,说是开关的螺丝松了,紧紧就好了。我看完以为这是智障频道的节目,关键是我居然还耐心看完了!

6、还有那集《谁在背我飞行》,一开始那气愤渲染的那叫一个神秘啊。说30年前一农民前一天晚上10点还在河北交通闭塞的农村,第二天一早5、6点醒来发现自己在南京了,自己不知怎么回事,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只不过到一醒发现自己到上海了。家里还被那两人留了名“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第三次被两人背着飞行了好几个城市。大概就这么个过程吧,节目弄得又是调查又是取证的,人证物证到处找。太TM神秘了,弄得我那个夜不能睡,日不能饭的啊!那叫一个相思啊!结果最后来了几个鸟专家,硬说人家老实八交的农民是梦游去的南京,上海等地。看到这里,我当场晕了好一会,TM梦游做车难道不用买车票吗?难不成那年头全国人民都在梦游?不过想想倒也是,那时候可不是TM全国梦游吗?后来,鸟专家又说人农民患了颠痫一切全都是幻觉,什么核磁共振,CT什么的追着人农民给人检查,拿人脑袋不当脑袋,结果检查结果没病,人家脑袋蛮正常。那鸟专家一看,又说了,那你就是得了偏执,这种病是检查不出来的!我当是就又晕了半天!NN个熊,TM到底谁得了偏执?人家没病你偏说人家有病,没有检查结果,创造检查结果也要说人家有病,到底谁才象得了偏执地?

7.最近的一期讲老人自燃的,老人身上的棉衣乃至他摸过的物体都会自燃,结果好奇心大增,看到最后——是老头的外孙女点燃的。妈的,这和科学有个屁关系。最后还引出几个儿女不孝这个话题,应该归到“家庭”里才对嘛!

8、一个孩子经常僵尸附体。做出各种怪动作。比如翻白眼,咬人,胳膊伸直双腿向前跳,还有要喝血,想咬人。镜头昏暗,并且采访了N多村民,大家都表现的很害怕。后来还搞了一个教授专门来调查,调查不出来。教授又把小孩子拖到华西医科大学的医院去检查,结论是身体健康。最后,是带那个小孩子去看心理医生。医生问了几个呆问题,得出了结论,是因为小孩子想吸引家人的注意。因为他爸爸平时不太关心他。结果他装僵尸以后,他爸爸就很关心他,带他看医生。

9、一期讲一家没人住的老房子晚上发光,里面有张床像有人睡过,搞得神乎其神。最后答案是发光是反射对面人家发出来的光,床的解释是一张是10年没人睡,一张是2年没人睡,结果被他一搞就成了干净一点的就有人睡了。当场晕厥(幸好我当时在床上)

10、上次有个不怕电的,手拿220v的电线一点事都没有。最后送到北京某专家处一鉴定,说是该男老茧厚,所以不怕电。我看全中国7亿农民里至少得有5亿不怕电了……

11、水怪啊?水怪那几期呢,是这么忽悠人的,那个什么天池水怪,是三样东西。分别是水獭,乌龟……第三样东西叫我吐血,居然是朝鲜人开的汽艇!

12、最近看了期,是说共租一房的两个女孩,一到夜里就发现屋里不正常,查过去查过来,居然是那两个女孩的电脑中了木马……

13、还有孩子被鬼附身变左宗堂那一集,也是解释的不伦不类人家小孩子就不知道左宗堂是谁,可是把啥都说的轻轻楚楚的,不知道他们最后胡乱解释的啥小孩僵尸附体时嘴里还念叨古文。这个——最后居然没解释……

14、有幸看过一集说是有个人死了N次都活过来了……最后结论是死的时候是发病(癫痫)。为什么能活过来呢?是因为乡村里的赤脚医生每次在他假死时都偷偷给他输液……

15、2006年9月,福建省华安县草板村一户普通的村民家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儿。在深夜,一声巨响,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撞断树枝,砸穿屋顶,深陷地面,在地里砸出了十几厘米深的坑。而且掉落下来的时候温度很高,摸起来还特别烫手,村民议论纷纷,有人说是陨石,有人说是飞机的零件,还有人传闻是ufo 残片,更有甚者竟然说这个东西好像是外星人的尿壶,到底是天外来物还是另有原因?这个不明物体究竟是什么,它怎么会掉落在这儿呢?《走近科学》为您揭开谜底。经过故弄玄虚之后最后告诉你是一私自罐氢气的小贩,不小心把罐弄爆炸,碎片落下来了!

16、记不大清楚是不是这栏节目,反正是CCTV10的,说的是一个老农用电笔测出房间带电,后来发展到地面带电,最后干脆,我C,空气带电,220V还多,当然出现这种现象人没事。有点文化的人,或者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肯定是电笔出问题,我是看笑话一样看完节目的,真是服了。

17、我看的那期更吊,第一天预告的时候瞎掉我们的胃口,一个女的(忘了哪里的)五年不吃饭,居然身体健康,他家人也承认她五年来的确没有进食,只喝水,我兴趣极度膨胀,还分两集,最后把这女的和他老公弄到省医院检查,最后经过N多专家检查得出一结论,这女的得了臆病,就是幻想症,强迫症之类的,事实上还是吃了东西的,只是吃得少,我真是昏了,她一个人有臆症,他朝夕相处的家人还信誓旦旦的证明,难道她一家人都有狂想症?他一家人又不是想出名,又没有得利,解释来解释去真是难已让人信服!后来还看了一期,一个贵州还是云南那边的少数民族女初中生鬼上身,在课堂上昏倒,醒来后突然家乡话也不会说了,亲人也不认识了,说自己是福建那边来的,还说福建那边的话,最后的结论是这个女孩学习压力大,得了臆病,真他吗恶心,以后干脆别叫走进科学了,就叫走进臆病得了,我当时气得噢,粑粑主持人你能相信这个结论吗,出来混饭吃也得花点本钱,随便三两句就想打发咱这些观众,真不知道CCTV办这个节目的初衷是什么,你每次的结论能把自己说服了再来说服观众。

18、谁背我飞行那个外星人系列的还有一集,说村子里面看见飞碟,村里面比较有文化的一个人研究了多年,收集了n多证据,专家跑出了分析半天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真的有飞碟和外星人。结果发现那个人其实是个精神病患者,而且村子里面都知道。所谓的调查非常草率,所谓的结论非常荒唐,每次都故弄玄虚、哗众取宠,拍的像鬼片,最后得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结论 。

转:《迷离档案 Fringe》之 时间线 整理

最近再看迷离档案,确实是个不错的剧集,美式的幻想总是有着复杂的逻辑,有的时候不乏需要多看几遍,才能发现编剧的用心。 迷离档案第三季中出现了平行世界的概念,下面是人人影视论坛整理出来的时间线:

——–以下是转载的内容——-

1770
波士顿惨案:观察者曾出现。
(August)

1793
玛丽•安东尼皇后被处死:观察者曾出现。
(August)

1912
Robert Bishop出生于德国。 (The Arrival, The Bishop
Revival)

1914
斐迪南大公遇刺于萨拉热窝(萨拉热窝事件),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观察者曾出现。
(August)

1943
纳粹进行停止人类衰老的实验:党卫军军官Alfred Hoffman和Sam Weiss可能是实验对象。
(The Bishop Revival, Olivia. In the Lab. With The
Revolver.)

1944
Robert
Bishop去世。
(The Arrival, The Bishop Revival  注:
关于这一日期有疑问:在其子Walter出生两年前Robert就已去世,似不合理,也可能是为了掩盖某些机密事件)

1946
Walter Bishop出生。

1961
[现实世界] 约翰•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
[平行世界] 理查德•尼克松当选美国总统。
(Jacksonville,未明确说明)

1963
[现实世界] 约翰•肯尼迪遇刺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其侧面像开始出现在美元硬币上。
[平行世界] 理查德•尼克松遇刺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其侧面像开始出现在美元硬币上。
(Jacksonville,未明确说明)

1978
Peter Bishop出生。 (There’s More Than One of Everything,
Peter)

Olivia
Dunham出生,具体日期不详,推测为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

Walter Bishop和William
Bell发明了一种能观测到平行世界的装置,并通过该装置学习那边的技术。
(Peter, Over There: Part
II)

William
Bell窃取平行世界的技术并因此建立巨力集团。与此同时,他在平行世界为那边的Walter乙开发了变形人战士。根据推测,他是两个世界的双面间谍,且已遇到过Thomas
Jerome Newton并与其一同工作。
(Over There: Part II)

1979 (估算)
在Walter
Bishop与William Bell共同进行的一项实验中,对Rebecca Kibner使用了迷幻剂,使她能看见平行世界的变形人战士。
(A New Day in the Old Town, Momentum
Deferred)

1981
Cortexiphan临床试验在俄亥俄州伍斯特市(Wooster, OH)及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Jacksonville,
FL)进行。

所知的实验对象包括:Lloyd Becker, Sally Clark, Olivia
Dunham, Miranda Greene, James Heath, Julie Heath, Nick Lane, Nancy Lewis,
Timothy Michael Ober, Susan Pratt, Nate Reed, Alex Taylor。

Olivia
Dunham显示出与众不同的能力,并且能确定哪些物品来自平行世界(实验中至少有16件不起眼的物品来自平行世界)。
(Ability,
The Road Not Taken, Jacksonville, Olivia. In The Lab. With The Revolver, Over
There: Part I)

1985
[现实世界]
Walter Bishop发明了一种名为“Diz-Ray”的装置,希望利用该装置将一位名叫Alfred
Gross的研究人员带到现实世界来治疗Peter Bishop。

Peter因某种家族遗传疾病死亡。
由Michael J.
Fox主演的《回到未来》上映。

Walter Bishop发明了一种能帮助他到达平行世界的装置。
(There’s More Than One of Everything,
Peter)

[平行世界]
Walter乙找到了治疗儿子的方法,但被观察者打断。

由Eric Stoltz主演的《回到未来》上映。
齐柏林飞船,数字移动电话,双层车等技术已普及。
(Peter)

[现实世界]
Nina
Sharp在阻止Walter Bishop前往平行世界时失去了右手。
(Peter)
之后她声称其右手是在1997年因癌症而失去的。
(Pilot)
平行世界的Peter
Bishop被Walter带到这个世界,并治好了他的病。这一事件在平行世界被称为“零事件(Zero Event)”。

从平行世界归来途中,Walter和Peter跌下了Reiden湖的冰面,后被观察者所救。观察者还告诉Walter,Peter是“特别的”。
(Peter, Over There: Part
II)

1986
Walter
Bishop和William Bell将一辆汽车送到平行世界,导致平行世界的另一辆汽车出现在这个世界并与哈佛雕像融为一体。
(Jacksonville)

1987
第一枚有记载的观察者信标出现在弗吉尼亚州的匡堤科(Quantico)。 (The
Arrival)

9岁的Olivia Dunham开枪打了虐待她的继父。
(The
Cure)

具体日期不详,暂假设为80年代中后期
[平行世界] Walternate放弃科学研究改投政_治,最终成为国防部长。
(Over There: Parts I, II)
[现实世界] 观察者拜访了Walter Bishop,告诉他决不能让Peter回到平行世界,否则将导致这个世界的毁灭。
(Over There: Part
I)

1991
Walter的助手Carla
Warren死于实验室火灾,Walter Bishop因精神不正常而免于受审,并被关押于圣克莱尔精神病院。
(Pilot)

1993
Peter Bishop从高中退学开始到处游荡。 (Pilot, The Ghost Network
)

由FBI特工Fox Mulder和Dana Scully组成X 部门。
(维基百科   注:《X档案》是否发生在与《Fringe》相同的虚构的空间并不确定,但 “A New Day in the Old
Town” 中参议员的话暗示确实发生在同一虚构空间。)

1995
[现实世界]
William Bell以Paris博士的名义至少三次去圣克莱尔精神病院看望Walter
Bishop。他依照Walter之前的要求从其大脑中取走三片组织并植入三个不同的人脑中,导致这三人精神错乱。
(Grey
Matters, Over There: Part II)

[平行世界]
Walter乙写作并出版了《ZFT》。该原稿与这个世界的原稿有很大不同。

(Over There: Part
I)

2000
Peter
Bishop来到欧洲,其母Elizabeth Bishop自杀。
(The Man From The Other Side,
Over There: Part I)

2001
[现实世界]9月11日,恐怖__粪子袭击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9•11事件” 发生。
[平行世界]9月11日,恐怖__粪子袭击五角大楼和白宫,“9•11事件”发生。
(There’s More Than One Of Everything, Momentum Deferred,

Jacksonville)

2008
Glatterflug公司的627航班降落在波士顿洛根机场,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Walter Bishop从精神病院释放并由其子Peter监护。边缘科学部门成立,以特别探员Phillip
Broyles为首,成员包括:FBI特工Olivia Dunham,Charlie Francis,Astrid
Farnsworth以及Walter、Peter父子。

一系列表面上看来无法解释的事件都与巨力公司有关。
FBI特工John
Scott死亡。

Olivia Dunham在试验箱中通过意识与John对话。
(Pilot)
这年秋天,某种物质第一次被当成武器使用,受害者如琥珀般被包裹于该物质中。之后发现该技术来自平行世界,被用于发生潜科学事件的封锁区。
(The Ghost Network, Over There: Part II)
第二枚观察者信标出现在纽约布鲁克林。Walter
Bishop说在去感恩节晚餐的路上观察者从水里救起他和Peter。之后证明这是Walter编造的故事。Olivia
Dunham开始出现幻觉,觉得自己经常看见已死去的恋人John Scott。
(The Arrival,
Peter)

Olivia
Dunham幻觉中出现的John带她来到一个地下室,里面有很多关于案件的资料,以及一些与Olivia有关的私人物品。
(Power
Hungry)

ZFT首次被提到。FBI探员Mitchell Loeb与David Robert
Jones有勾结。Jones是一个被关押于德国法兰克福的英国人。此二人都与ZFT组织有关,正在策划帮助Jones越狱。Peter记起小时候Walter曾对其进行过实验。
(In Which We Meet Mr. Jones)
一名钢琴神童以及Walter在精神病院的室友掌握了一个公式的关键,利用该公式可以穿过固体物质。 (The
Equation)

Olivia Dunham再次通过试验与John残存的记忆连接。
(The Dreamscape)
FBI探员Mitchell
Loeb和其他三人通过穿墙盗取一些存于保险箱内的隐形传输设备部件。Walter记起是自己发明了那个被称为“Diz-Ray”的装置。Olivia
Dunham被Mitchell Loeb等人绑架, 他们给她做脊髓抽液,以此来确定她是否接受过Cortexiphan试验,结果证明她确实曾接受过该试验。
(Safe)

2009
Olivia逃脱后,Mitchell
Loeb被认定为ZFT组织成员,同时也是绑架她的人。但他声称他这么做是为了“救”Olivia。David Robert
Jones通过空间转移越狱,离开了关押他的德国监狱,但同时也要忍受这一技术带来的后遗症。
(Bound)
首次提到Cortexiphan试验。
通过书商Edward Markham找到现存的ZFT组织宣言的副本。David Robert
Jones给Olivia安排了一个试验,她必须用念力关闭一些镶嵌在一块板上的灯才能防止一枚炸弹爆炸。在Peter的帮助下,Olivia成功通过该测试。后发现ZFT宣言是由Walter的一台旧打字机打出来的,故推测可能与他或William
Bell有关。
(Ability)
该年春天在一幢正在拆除的大楼的密闭地下室内发现了一个长相酷似观察者的小男孩。 (Inner
Child)

Nick Lane小时候也曾接受过Cortexiphan
试验,他有一种类似“移情术”的异能,可以影响周围人的情绪,并因此导致了一些奇怪的自杀事件。Walter想办法让Olivia与Nick建立大脑共鸣,从而找到了他,并阻止他再对人们造成伤害。
(Bad Dreams)
Nancy
Lewis,另一名Cortexiphan试验对象,身体发生了“自燃”。调查过程中Olivia总是看到平行世界的幻象,因此继续调查后发现了Nancy的孪生姐妹Susan
Pratt,同为Cortexiphan试验对象,并且与Nancy有相同的能力。
(The Road Not
Taken)

David Robert Jones企图穿越到平行世界杀死William
Bell,被边缘科学小组成功阻止,后死亡。Olivia去往平行世界,在那边的世贸中心内的办公室见到了William Bell。
(There’s More Than One Of Everything)
Olivia从平行世界归来时遭遇重创昏迷不醒,醒来后不记得在那边发生的事。在一盘录像带中,一位名叫Rebecca
Kibner的实验对象提到平行世界的变形人战士。一个变形人杀了FBI探员Charlie Francis并变形成他的模样。型号为IBM
Selectric-251的打字机作为连接平行世界的工具被第一次提到。
(A New Day In The Old
Town)

逐渐恢复中的Olivia开始发现自己的感官异常灵敏,之后开始头痛并出现平行世界的闪回画面。
(Night of Desirable Objects, Fracture)
变形人假Charlie及其同伙寻找低温设备来冷冻一枚头颅,该头颅属于他们的领导者Thomas Jerome
Newton。Olivia通过实验回忆起她在平行世界与William
Bell的会面,William告诉她要赶在变形人之前找到Newton的头颅。假Charlie被Olivia所杀。Thomas Jerome
Newton的头被嫁接在了一个新的身体上。
(Momentum Deferred)
Thomas Jerome Newton及其同伙从三位精神病人脑中各取出一片组织,之后三位病人恢复正常,这些脑组织属于Walter
Bishop。之后Newton等人想方设法将这些脑组织与Walter的大脑连接起来,Newton以此了解到如何在两个世界中穿梭。Olivia指出Bell曾告诉她Newton将要打开两个世界的大门,导致世界的毁灭。
(Grey Matters)
党卫军军官Alfred
Hoffman出现,自二战后其外貌就没有衰老,他曾与Robert Bishop一起工作,Robert Bishop是德国人,却暗中支持盟军。
(The Bishop
Revival)

2010
Newton将平行世界的一幢曼哈顿办公楼移动到这个世界,导致其与这边的相同的那幢楼重叠,楼内所有人全部死亡。Olivia为了再次看见来自平行世界的物体而接受了Cortexiphan药物。她成功发现了一幢将要被移往平行世界的大楼,该楼将被用来取代之前移动过来的那幢楼,楼内人员成功获救。之后,她发现Peter来自平行世界的秘密。
(Jacksonville)
Walter将Peter的身世告诉了Olivia。 (Peter)
通过Walter大脑碎片内残留的信息,Newton成功地将平行世界的国防部长Walter乙带到这个世界。另一方面,Peter知道自己是从平行世界来的之后,不告而别。(The
Man from The Other Side)

Newton和Walter乙在华盛顿找到Peter并说服他一同前往平行世界。(Northwest
Passage, Over There: Part I)

[平行世界]
Peter见到了母亲Elizabeth乙。Walter乙给Peter看了一种名为“Wave
Sink”的装置的蓝图,利用它可以修复平行世界的损坏。

[现实世界]

Walter指出如果Peter使用那个“Wave
Sink”装置,这边的世界将会毁灭。Olivia,Walter以及曾接受过Cortexiphan试验的Nick Lane,Sally Clark,James
Heath来到平行世界寻找Peter。其间Nick,Sally,James被杀,他们还遇到了平行世界的边缘科学小组。 (Over
There, Part I)

[平行世界]

Peter发现“Wave
Sink”装置的关键就是自己,没有他该装置将毫无用处。Olivia找到Peter并告诉它该装置的危险,希望说服他放弃并且回到这个世界。在一行人回到这个世界的过程中,Olivia被擒,Olivia乙趁机混入,来到这个世界。William
Bell可能在此过程中已死亡。

[现实世界]

Olivia乙继续假冒着Olivia。她利用IBM
Selectric-251打印机向平行世界发出信息,称已成功混入边缘科学小组。

[平行世界]
Olivia被Walter乙关押在一间密室内。
(Over
There: Part II)

——心水整理
by 幻影@YYeTs

2011高考雷人语句(不完全版)(转载)

1、随着李鸿章签下的一款款条约,一个古老民族的尊严丧失殆尽,中国沉寂了。但“90后”出现了!希望出现了!(我等着“90后”们推翻卖国贼李鸿章的统治……)
2、这群刚长出羽翼的孩子……(鸟人一族?)
3、一个“80后”倒下去,千百个“90后”站起来!(看来计划生育还是要常抓不懈啊!)
4、 9.8级的地震,把整个四川变成了一片瓦砾。(童鞋,你也太狠了吧?)
5、在九千年前,大诗人苏轼就曾经说过……(周口店的苏轼?)
6、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珍惜蝴蝶吧!明天看到的不是同一只喽!)
7、过去的将来,人们充满希望,现在的过去,有赞扬赞许和担心忧虑,现在的将来,有坚定和迷茫,那么将来的过去会是怎样呢?(叫你不要玩穿越嘛,迷路了吧!)
8、没进过厨房,分不清油盐酱醋茶。(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
9、像我这么大的十八九的青年男女,有的已经结了婚,有的已经有了孩子……(咱国家的《婚姻法》还管用不?)
10、……也许这种心情是茅盾的。(哦,不是老舍的?)
11、或许我们现在娇生惯养,但我们面对风雨时,并不会马上死去。(嗯,一般是慢慢死去……)
12、要传承一个日不落的民族,就必须有精卫填海、夸父追日的不弃和不舍。(这位大英帝国的童鞋,赶赴中国参加高考辛苦了!)
13、不过我比他幸运的是我在一个较好的学校,他在下面的学校,他总跟我说,他们那学生,没有素,没有没文修养,读是白念了,三两天就会出现打架的迹象。(这个……到底谁更幸运、哪个学校较好啊?)
14、多少的“80后”的志愿者,为了国家的荣誉,昌着(疑为“冒着”)残酷的裂日(原文如此),环视着北京城的卫生……(疑似“80后”城管。)
15、邱绍云离我们大家远去了,蒋姐的年代已经离我们渐渐走远,但他们的作为我们从不忘记。(他们的作为没忘记,他们的姓名都忘记了。)
16、在我的盘问下,您才说出“不太舒服”三个字。(数学老师表示鸭梨很大……)
17、I’m“90后”,我也是“90后”。(你是“小沈阳”的弟子还是“肖声样儿”的粉丝?)
18、“70后”的人被称为英雄,他们艰苦奋战,创立了新中国。(请加个注释:此处“70后”指年龄在70岁以上者。)
19、力拔山兮气盖势,时不利兮骓不逝,逝不骓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你面对眼前的大河,毅然投身乌江!(可怜的楚霸王!您一定认识楚国的屈原吧?)
20、隆美尔毅然决定违抗希特勒的指令,用自己的方式诠释青春。(隆大爷威武!不过大爷您那岁数诠释神马“青春”?)
21、社会以语不惊人的速度更迭着。(你这才是“语不惊人”呢!)
22、人麻人生肉长……(阅卷的师兄石化无语,良久后大胆推测:我估计这位童鞋可能是想说‘人嘛!都是人生肉长的’……)
23、他们呀,他们,他们面对他们的选择死而无憾。(同学呀,同学,老师面对你们的卷子死而复生……)
24、马云曾经说过:“短暂的激情不算什么,长久的激情才能赚钱。”(怎么瞧怎么像是“拉皮条”的说的。)
25、灾区的处境,第一时间传遍了神舟大地。(联想和方正表示情绪很稳定。)
26、“70后”早已作古,“80后”也不足挂齿!(你让“60后”情何以堪啊!)
27、徐霞客一生只写过一本书,一部《霞客行》流传千载。(金庸老先生质疑:该童鞋是不是写错同音字了?)
28、吕蒙是三国时期的名将,但是他年轻的时候是个有勇无谋的猛将,但是在鲁豫的劝说下,他发奋苦读,最终成了一代名将。(那个……《鲁豫有约》……不是孙权开办的吧?)
29、常言道:人必须一生中有感情趣的事情,在你有性趣感认它……(“常言”是谁啊?说出这么晦涩高深又让人产生YY的话。)
30、“80后”的人们风韵犹存……(至于“70后”呢,勉强算是残花败柳吧!)
31、《史记》是我们“90后”耳熟能详的一篇文章。(一篇文章?还耳熟能详?别装了!我敢打赌你肯定没通读过!)
32、李白在一首诗中写道: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也从李白那里学到了妄自尊大。(拜托!你就不能跟他学点好?)
33、歌德花了五十八年创作出影响思想界文化界的《浮世绘》……(这老家伙就算想学画画,也别跑日本去呀,口味太重!)
34、“80后”是垮掉的一代,“90后”是趴下的一代。“80后”拒绝加班,“90后”拒绝上班。(照这么算来,“2010后”该是拒绝出生喽?)
35、就拿我来说吧,我是伴随着苏联解体而生的,当然它们的解体和我没有关系。(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啦?——锦衣卫!好好查一查!)
36、莎士比亚在教育亚里士多德时,穆罕默德在旁边讲了一句话:“不可以貌取人!”(超时空之旅……这哥儿仨聊QQ用的是英文吧?)
37、我们“90后”的目标就是制造“09后”。(噢?……请童鞋们抓紧时间吧!)
38、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寄奴曾住。(瞧人家拼词拼得多顺!)
39、机遇像雨点般向我打来,但我都一一闪过。(机遇又不是机枪,这位童鞋你……)
40、鲁迅先生怀着曲线救国的梦想,赴日本学习医术。(鲁迅先生啥时候加入“忠义救国军”的?)
41、世界巨富比尔盖茨发家,不也是从玩电脑开始的吗?(对!好像玩的是“魔兽”是吧?)
42、“90后”的第一人要德才都有的,但我才真是不都。而高考在下,也是我才能的表现,也能好一点我是才子,不好一点我是啦吸。(少丢人啦,多吸点氧,你这个垃圾!!)
43、我也认为要使官员廉洁公正,一定要启用“90后”的我们。(等你考上公务员、再当上官员,又该启用“00后”了!)
44、父亲像亲人一样疼爱着我。(甭问,准是后爹!)
45、我们永远也忘不了那难忘的一刻:2008年8月8日,就在那一天,奥运会成功的在我国落下了帷幕!(落幕比开幕更难忘是吧?)

转:“人人都可以用 Linux” – 至ITer们

许多 Windows 系统管理员或者技术“达人”从网上某处拖下来这个叫 Linux 的东西后,准备在他的机器上尝试。他不会去网上查询他的硬件兼容情况,只是将烧录好的光盘扔进光驱并且认为所有的设备都应该工作。

现在的 Linux 发行版已经具备相当广泛的硬件兼容性,所以大多数用户可以平缓的安装完系统并进入到配置其他的步骤。但若是在那些必须要闭源或受限驱动才可以正常运行的系统怎么办呢?他们很失望,咒骂这个以企鹅作为标志的系统,称其为垃圾,发誓再也不会尝试它,并且准备告诉他的朋友们 Linux 下对于任何硬件兼容性都是如此的糟糕。

于是 Linux 失去了潜在用户……

接下来,当安装完系统后,用户想要听播放 MP3 音乐或者观看 Flash 视频。如果他使用的发行版预制了闭源或受限解码包和播放器,那么毫无问题。如果他使用的发行版提供了一套措施只需要点击几下鼠标既可以安装那些解码包和播放器,那么也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他“不幸”的使用了一个恪守自由软件的发行版,安装闭源解码包的过程也仅仅需要谷歌搜索外加几句命令。

要是他们没有像上面那样做并且期望所有的 MP3 和 Flash 开箱即用呢?他们很失望,咒骂这个以企鹅作为标志的系统,称其为垃圾,发誓再也不会尝试它,并且准备告诉他的朋友们 Linux 下对于任何多媒体文件的支持都是如此的糟糕。

于是 Linux 失去了潜在用户……

终于,用户搞定了以上的所有问题,在一周后,用户在网上找到了一个跨平台程序并准备使用。他在下载链接中找到了那个有企鹅标志的,并点击下载了。如果幸运的话,他下载的类型和他所用 Linux 发行版的包管理系统匹配。那么安装这个软件的过程就很简单了。

如果他们下载后得到一个 “.tar.gz”, “.bin” 或者 “.sh” 文件呢?他们很失望,咒骂这个以企鹅作为标志的系统,称其为垃圾,发誓再也不会尝试它,并且准备告诉他的朋友们 Linux 下安装任何软件都是如此的糟糕。

于是 Linux 失去了潜在用户……

是的是的,以上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如果用户乖乖的“读手册”。不过或许你也知道,那些所谓的“手册”算不上是为新用户写的。

是的是的,以上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如果用户乖乖的去聊天室或论坛提问了。不过或许你也知道,那些聊天室对于新用户只会听到一句“自己问谷歌”。

让更多新人接触并使用 Linux 的终极方案,或许是让某个熟悉的人去安装并配置。在此之后,使用的方法只需要几十分钟就可以解释清楚。

90% 的人都会使用 Win 或者 OS X ,但不代表 90% 的人都会安装和配置 Win 或者 Linux。

2011 年,人人都可以用 Linux,担不是所有人都会安装 Linux。

您明白了么?

 

偶尔看到这篇文章,觉得不错。我认为任何新的科技产生都是为了使现有的生活更方便。就像操作系统,其本意就是让电脑用起来更方便,在windows,只需要双击一下,就可以安装、运行程序,而不需要输入长串的命令才能完成这个简单的工作。所以我对Vim的评价就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希望普通用户来接受它,他只是为ITer设计的。

外太空:地球最危险的敌人

宇宙万物是循环的

一个时代的终结正在逐渐逼近。这一点得到了科学界大部分人和无数严谨研究历史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的认同。有人一直担心,曾经在地球上生活的所有物种中,99%已经灭绝,人类很可能最终不能幸免于难。我们所在星球上的生物多样性是周期循环的,因为根据对最近5.42亿年海洋生物化石记录的完整分析,发现生物多样性在6200万年的神秘周期内增加和减少,没有人确切知道其中的奥秘。

现在有很多证据显示,地球面貌将发生重大变化,有人从袭击或者影响人类的越来越强烈和不可控制的自然灾难中嗅到了世界末日的气息。

但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早就已经开始。宇宙万物都是循环的,人类(大约出现于500万至100万年前)历史相对于地球年龄(约在45亿年至46亿年间)是非常年轻的,而在地球历史上已经发生了数次末日大灾难,冰期就是例子之一,其中大冰期就出现了至少4次,最早的发生在2.7亿年至2.3亿年前,最近的大冰期则在4000万年前开始,大约在1万年前结束。

另一个世界末日的例子是发生在大约6500万年前的恐龙灭绝和世界大洪水。关于大洪水,并没有具体的时间记录。有人认为可能是公元前6000年的火山喷发引发了巨大海啸造成洪水泛滥,还有人认为洪水与大约7万年前印度尼西亚的多巴火山爆发有关,这次灾难导致地球温度猛烈下降和普遍降雨。

世界末日论过于仓促

如此看来我们不禁要问,这些灾难事件是不是在一定时间内会重复出现?对于这个问题有不少解释理论,而现在说世界末日将会因此而到来可能过于仓促。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人类的最大威胁应该来自外空间。

太阳活动是威胁之一,其中太阳大喷发的可能性很大,因此而弹射出来的高速行进的亚原子颗粒气流将轰炸地球。这是宇宙中经常发生的事情,因为科学家发现有些星体的亮度会增加20倍,可能就是因为出现了大喷发的缘故。

科学家还猜测过小行星撞击地球,它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并非不可能。举例来说,1908年一颗直径只有70米的陨石在西伯利亚坠落爆炸,释放的能量是广岛原子弹的1000倍。如果在太阳科伊伯带中运行的10万个直径超过50公里的天体中有一个砸到我们头顶上方,人类将无一幸存。二叠纪末期发生的大灭绝事件导致地球上95%的物种灭亡,这个灭绝率非比寻常,甚至超过了引起恐龙灭绝的那场灾难,那次似乎是因为小行星坠落引起的灾难导致地球上75%的物种灭亡。

伽马射线喷发是可能发生的另一个威胁。这个辐射是因为萎缩的行星相撞引起的,会以伽马射线方式释放巨大的能量,其强度甚至可以是太阳能量的1016倍。如果这种行星相撞事件发生的距离相对较近(在1000光年之内),地球大气层最初可以保护我们免受伤害,但是形成的氮氧化物会破坏臭氧层,太阳光中的紫外线因此能够长驱直入,不但可能让人类患上皮肤癌,而且会破坏海洋中的浮游生物,而浮游生物是地球食物链的基础,并且是大气中大部分氧气的来源。

银河系有一千万个黑洞

另一个可能导致地球生命大规模灭绝的威胁也是来自外空间,那就是未被发现的黑洞。天文学家估计,仅在银河系就存在1000万个黑洞,肉眼看不见黑洞,它们发出的光芒因为巨大的重力而被“吞没”,它们像其他星体一样按轨道运行,因此接近地球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如果一颗“正常”行星靠近地球,我们能够预先知道,黑洞的靠近却不能预知,只有在行星甚至地球的轨道发生扭曲时我们才会察觉。运气好的话,地球将会在高度椭圆的轨道上运行,导致一些极端气候变化发生,运气差的话,地球的运行轨道会变得非常夸张,以至于脱离太阳体系,人类将陷入未知的命运。

美国航天局天体生物学研究所最近抛出的一种理论认为,地球曾在过去与非常密集的巨大太空云相遇,导致地球上的物种全球大灭绝,太空云的经过造成全球范围的结冰。另一种可能性是地球与并不非常密集的分子云相遇,云中携带的粒子穿透了大气层,破坏了大部分臭氧保护层,因此造成了全球物种的灭绝。

地球或已进入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地球的生物多样性正遭受严重威胁。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冯伟民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说,地球或许已进入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期,而人类活动在此次物种灭绝中占主导影响。

    每年究竟有多少物种灭绝?曾有专家估算,现在的物种灭绝速度是每年10—100种,未来将达到1000—10000种。最近中山大学教授何芳良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则称,人们对物种灭绝的速率存在高估,实际速率只有原先研究结果的40%左右。

http://img.cnbeta.com/newsimg/110525/10060501379705163.jpg

  但无论物种灭绝的速度具体是多少,科学界的共识是当前物种灭绝速度超过正常水平,对物种的保护迫在眉睫。

  物种灭绝速率被高估

  传统的物种灭绝估算方法是根据受破坏的生态环境面积,逆向推导计算物种灭绝速率的。按照这种方法,现在每年有10-100个物种灭绝,未来将达到1000-10000个。此前还有科学家预言,到2000年,全世界的物种将消失一半。然而2000年过去了,物种灭绝的速度并没有科学家所说得那么快。

  为了解释这一现象,国际顶尖科学家斯图亚特·皮姆、罗伯特·梅、大卫·蒂尔曼等提出了“灭绝债务”的概念,认为高出的那部分物种,虽然尚未灭绝,但已是“行尸走肉”,是迟早要灭绝的。

  何芳良和搭档的最新研究成果则推翻了“灭绝债务”这一概念,通过数学模型证明,人们对物种灭绝的速率存在高估,实际的灭绝速率约为原来估算的40%。也就是说,如果人们估计未来生物灭绝速率为每年1000-10000种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数字要除以2.5。

  “人祸”是物种灭绝的关键

  尽管物种灭绝没有原先想像的那么快,但何芳良仍用“迫在眉睫”来形容当前所面临的危机。他表示:“我们并不否认真实存在且日趋严重的生存环境丧失对物种灭绝的危害。实际上,生存环境破坏仍是物种灭绝的最主要因素。”

  对此,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南京古生物博物馆馆长冯伟民博士也表示赞同:“随着科学的进步,对于物种灭绝速率的计算在不断改善。但这并不改变物种灭绝形势严峻这样一个事实。”

  此前地球曾经历过五次物种大灭绝,著名的恐龙灭绝就是其中的一次。这样的大灭绝延续的时间比较长,可能是几十万年或几百万年。至于第六次会延续多久,目前很难预测。过去五次生物灭绝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火山爆发、陨石撞击、海平面降低等。冯伟民表示,与以往几次都是自然界主导不同,人类活动在此次物种灭绝中占主导影响。

《新闻晨报》

什么是现金流?

这是炎热小镇慵懒的一天。太阳高挂,街道无人,每个人都债台高筑,靠信用度日。这时,从外地来了一位有钱的旅客,他进了一家旅馆,拿出一张1000元钞票放在柜台,说想先看看房间,挑一间合适的过夜。  就在此人上楼的时候,店主抓了这张1000元钞,跑到隔壁屠户那里支付了他欠的肉钱。屠夫有了1000元,横过马路付清 了猪农的猪本钱。猪农拿了1000元,出去付了他欠的饲料款。那个卖饲料的老兄,拿到1000元赶忙去付清他召妓的钱1000元  ,这名妓女冲到旅馆付了她所欠的房钱。旅馆店主忙把这1000元放到柜台上,以免旅客下楼时起疑。此时那人正下楼来,拿起1000元, 声称没一间满意的,他把钱收进口袋,走了……这一天,没有人生产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得到什么东西,可全镇的债务都清了,大家很开心。然后GDP上去了,人民消费水平也提高了,整个经济一片向好…….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果逻辑不连贯,那么钱就无法形成流动,金融危机就是这么爆发了。

春 中国食品版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中国毒品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十分新鲜的样子,欣欣然摆上了货架。青菜朗润起来了,鱿鱼涨起来了,辣椒的脸红起来了。

豆芽偷偷地从豆壳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水缸里,池子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黄的,绿的,放一点无根激素、搁一点防腐剂,再来点尿素,绿豆芽白白的,黄豆芽胖胖的。

辣椒、猪肉,腐竹、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着抢着赶趟儿。红的苏丹红像火,粉的瘦肉精像霞,白的吊白块像雪。馒头里带着馊味儿,闭了眼,作坊里仿佛已经满是熏肉、面包、果脯!案板上成千成百的苍蝇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蟑螂爬来爬去。昆虫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原料堆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爬呀爬的。

“中国食品很安全”,不错的,像工商局的统计报告安慰着你。电视里带来些新调查的有毒食品的气息,混着记者暗访的味儿,还有各种有关有害食品曝光的新闻在网上酝酿。不法商贩把加工点安在偏僻的地方,正规企业也来了,在原料里填加各种有害的化学品,做出好看的食品,在大型超市里卖着。换了加工后的包装,这时候卖得格外的旺。

死猪肉是最寻常的,一进就是两三吨。可别恼。看,做腊肉,做熏肉,变牛肉,加班加点地制做着。银耳、生姜上全熏着一层硫黄,熏出来黄得发亮,工业盐腌制的四川泡菜也青得逼你的眼。墨汁粉丝,有毒花椒,地沟油,制造出一碗色泽鲜艳的麻辣烫。放眼去,医院里,厕所边,有吃了有毒食品患病的人;还有喝了三氯腈胺的小孩,结着石,憋着尿。他们的头发,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超市里的有害食品渐渐多了,吃有害食品的人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都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吃过了。积攒积攒毒素,借点药费,各看各的一份儿病去了。“制造食品在于放药”,刚起头儿,有的是技巧,有的是原料。

草莓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里脚都是毒素泡的,它生长着。

馒头象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回收着,染着。

中国食品像隐秘的杀手,有层出不穷的花招和手段,引着我们死去。

 

极度震撼!!沙县小吃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

“战争结束了。”沙县小吃的老板叼着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口烟从他口中爬出来。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要了一笼包子,一个大份馄饨,吃的很开心,准备再要一只鸡腿,其实我更想吃大排套餐里的大排,但是不知道那个是否能单卖,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吃饭吃的面带笑容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抽着烟。
“什么战争?另外,大排套餐里的大排单卖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厨房,端来一口锅,满满全是卤味。蛋,豆干,鸡腿,大排。
“你这是……?”我问。
“随便吃,不要钱,如果你要白饭的话我去添。”他递给我一只大勺,“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兰州拉面馆,老板和几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他们在干吗?”
“打牌,”我在锅里寻找一颗卤得较久比较入味的卤蛋。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筷子,仔细观察。他们手捏一把扑克牌,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
我不理会他,夹开一颗卤蛋,汁水四溢。
“你知道么?本·拉登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口含一颗卤蛋,含糊答应,蛋黄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战争结束了。It‘s over。他们输了,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潮汕地区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馄饨包傻了吗?你卤汤中毒了吗?

“你见过工商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混混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安全部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铁血论坛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
“我不是开小吃店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的。
“沙县小吃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是为了应对伊斯兰极端势力通过他们渗入中国内陆城市,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安全部第九局。”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兰州拉面?”我扭头看。
“不只。”他左右张望。“还有吴忠小吃,新疆大盘鸡……”
“不是吧。”我回头看兰州拉面,经常在那里吃饭。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人。”
“中东很多富豪的。”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沙县小吃……”
“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房价高么?”他问。
“抽你了啊。”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吃喝贪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我们的官员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店面。“情报机构。国家的盾牌。”
“你听说过五千亿维稳经费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中国根本就没有贪官!”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那些肠肥脑满的官员……”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大吃大喝,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官员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国际上以为我们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强国社区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本·拉登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位置是我们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沙县小吃除掉了·本拉登!”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绝味鸭脖截获到的,总参二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买鸭脖的时候用内部暗号‘一曲忠诚的赞歌’,还能有八折……”
“甘撒热血谱春秋。”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

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沉痛的说。“本·拉登死了,基地组织全面撤出中国,沙县小吃即将撤编了。”
“我并不憎恨本·拉登,他也是一个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他喃喃的说。“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和美国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他猛抽烟。“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天麻猪脑汤的雾气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只猪的前世今生。咀嚼乳鸽时,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一头扎进蒸熟的灿米,你看见白色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美丽的南方。”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在肉馅中消融的一片葱花。”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沙县小吃的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漫不经心的收拾着碗碟。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那条街,没有了沙县小吃也没有了兰州拉面,小贩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我不知道,但失去了沙县和兰州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市中心的大娘水饺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服务员的制服招徕客人。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家肯德基的门店经理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一曲忠诚的赞歌。”我低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