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老妈浪漫史5人感情状况及伴侣客串记录

帖子内容同样来自贴吧,哎,没办法,最近迷上这个剧了。

PS:为了阅读顺畅,又一次改了一下文章结构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1048470727

=========以下是转帖内容==========

首先,这5人里,扮演Barney的Neil,演Lily的Alyson及Robin的Cobie,现实中都已婚并育有子女。而Jason(饰Marshall)及 Josh(饰Ted)暂时单身。
为方便大家了解,以下的剧中人物名均表示演员本人。
Barney是一名gay,与伴侣大卫·波特已在一起7年(至2011年)之久,感情十分稳定。在2010年年底,两人通过代孕的方式喜获一对异卵双胞胎孩子,分别起名为哈珀·格雷斯(Harper Grace)和吉迪昂·斯科特(Gideon Scott),目前这对三个月大的宝宝非常健康。

首先是Barney的伴侣David Burtka,出生在1975年5月29日,作为Neil Patrick Harris的另一半而出名,他有一个值得注目的演艺历程,他在百老汇的初次登场是在2003年的《Gypsy》。出了剧院工作,他还在许多电视剧中客串包括《The West Wing》《Crossing Jordan》《How I Met Your Mother》。

他在老爸老妈浪漫史中扮演Lily的高中男友Scooter,多次出场。
LZ记性不太好,首次出场好像是lilly和marshall的婚礼。他和neil有对手戏

——————————————————————-

Lily和丈夫埃里克斯·德尼索夫(Alexis Denisof)在《吸血鬼猎人巴菲》(Buffy the Vampire Slayer)中相遇。1999年便走到了一起。,感情十分稳定的两人相识四年后,于2003年10月走上了结婚的殿堂。
于2009年3月,两人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可爱的女孩。

接下来来说说Lily的丈夫埃里克斯·德尼索夫(Alexis Denisof)。他近年的作品不多,知名作品就是吸血鬼猎人巴菲了。现夫妻居住在洛杉矶。

他在剧中客串的,大家应该都很有印象的了。就是第一季想和Robin上床的Sandy River。
Ted一直很不喜欢这个人,这人自负又喜欢揭短,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哈哈~
第一次出场来自S01E19~

————————————————————————–

Robin与男友Taran Killam相恋多年,男友也是一名演员,Robin于2009年5月为其诞下一名可爱的女婴。

没找到Robin与男友的合照,贴一张Robin与宝贝女儿的街拍吧。

到Robin的男友Taran Killam。他俩在09年1月订婚。
他小时候的理想是医生或海洋生物学家,可是在高中时候渐渐迷上了演戏,曾多次参与学校演出,200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Lord Byng Secondary School,并获得“MostRespected”的荣誉。
他最近在2010年加入周六夜现场36季的阵容,成为常规演员。

Taran Killam在老爸老妈浪漫史上出场过多次,不过对白和镜头不多,所以不一定所有的童鞋都有印象。他是Barney在GNB工作的同事Blauman,首次出场是S01E17。和那个Bilson(就是那个GNB炒了ted鱿鱼的人)一起出场。S01E17~

这位同事Blauman后来有间歇出现过,不过相对比较有存在感的,就是在S03E15中,Barney讲起他在会议室上辞职说不干,并企图在办公桌上小便。当时吼他的人就是Bilson。想不到呀,当年第一季还是好同事呢,现在居然变boss了~ 职场残酷呀(- -!)
一开始可怜巴巴被Bilson骂。。

———————————————————————————–

Ted现在恢复单身,在2009年曾与女星Lindsay Price短暂交往过,但不久后传出分手。

最后就是Ted的前女友Lindsay Price了。
她是一名亚欧混血儿,母亲韩裔,父亲德国-爱尔兰后裔。在2007年主演了NBC的口红森林及2009年ABC的东镇女巫而为人所熟悉。在客串了老爸老妈的第三季后,和饰演Ted的Josh在现实中相恋。但他们的恋情在14个月后告终。她现任男友是澳大利亚人Curtis Stone。

她的相貌比较亚裔,所以对于美剧中相对易被辨认。
相信大家都很有印象了,没错,她就是在S03E08中饰演Ted交往的一个极度聒噪,嘴巴永远不停在说话的女友Cathy。其实挺可爱的这个角色,不过现实中应该会崩溃吧,哈哈~

——————————————————————————-

最后来个全家福:

 ==========转帖结束==========

Barney叔叔的幸福人生–Neil与David的浪漫史

我的博客真实的再现了某个时段我正在感兴趣的东西。比如前面的生活大爆炸、称骨算命、迷离档案,当然还有就是最近的How I Met Your Mother(老爸老妈的浪漫史)。

当然和所有人一样,我也认为在这部剧中最抢眼的就是Neil Patrick Harris扮演的Barnney了,所以顺道八卦了一下。

下面这篇文章来自百度的HIMYM吧,记录的是barney叔叔和他在现实生活中的伴侣David的故事。(david在这部剧中也有多次客串,比如第二季的21集,还有第五季某几集泰德的学生,当然这个不敢肯定,或者只是长得比较像。)

PS:文章来自某期out杂志,对于这个杂志我也不了解,不过既然名为out,大概也能想到了。

再PS:为了排版及文章流畅性,我做了些小小改动,希望作者不要介意。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80748498

==============下面是转帖部分=============

看了Neil写的三页小文,几近飙泪;看到床单、城堡神马的又顿时邪恶了
David写的那一页:一开始也甜腻的不行,搞得胃中泛酸
∴毫无文学功底、不懂遣词造句的我轻微意译(明明是深度意译)了一下
你们的Barney蜀黍–NPH的生活伴侣DAVID BURTKA这篇浅显直白的短文
这样好~David写的很浅白、我也翻得很浅白

下面是原文截图:

(图片有点大,所以显示的时候缩小了,想看完整的只要另存就可以了)

I’ve always known I was going to have a monogamous relationship, raise hildren, and be happy in love. It was the one thing in life that I never doubted for a second.I was in another relationship when I met Neil and was doing the long-distance, New York–to-L.A. thing.

我一直觉得自己有着传统婚姻观念的人–夫妻二人一起生活、抚养孩子,沉浸于爱情之中;这也是我生活中从未怀疑过的事。

It was sort of on the rocks. Long distance is so hard. I was performing in the Sam Mendes version of Gypsy on Broadway when I ran into Neil on the street. He was doing the Mendes version of Cabaret at the time, and I was with a friend who knew him pretty well.

想想那时我正和别人维持着异地恋,关系已然岌岌可危(异地恋真的很难维持)。我碰巧在街上遇到Neil,当时我正在百老汇Shubert剧院表演Sam Mendes 导演的音乐剧《玫瑰舞后Gypsy》而Neil恰好也在同一个导演的另一部音乐剧《酒店/歌厅Cabaret》里担任主角。

I wasn’t a big Doogie Howser fan — I had probably seen it once or twice when I was growing up — so I gave him a, “Hey, what’s up, nice to meet you,” and that was really it. I thought it would be nice to know him, but I didn’t think in a million years I’d start dating him.

说实话,我不能算是《天才小医生》的粉丝,小时候也就看过一两集。所以,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淡淡地“嗨~你好~很高兴遇到你!”我真没说什么特别的,只是觉得能认识个电视明星挺好的。而我完全没有想到-做梦都不敢想的–我可以和他约会~~

 

We began hanging out with other people, and we had a lunch or so, but nothing romantic.
一开始我们只是和大家一起出去玩,也就偶尔吃个午饭之类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浪漫的……
I thought he was adorable, though, with these amazing blue eyes that are just hypnotizing to me.
我觉得他超可爱,看到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我就好像着了迷一样–完全被俘获了
I ended up breaking with my boyfriend, and a week later, Neil and I had a date.
我终于和我的男朋友分手了,然后一周之后,迎来了我和Neil的第一次约会:
We went to see a movie — I think it was Taking Lives with Angelina Jolie.
我们去看了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机动杀人Taking Lives》
We started hanging out every single night, and after three months, it was just non-stop.
我们几乎每天都一起出去,3个月过去了,这仍然停不下来
We talk on the phone at least eight times a day and text at least 25 times a day.
我们每天不停地通话或发信息(至少通话8次,短信25次)

 

We are, in a way, very codependent.
我们俩,可以这么说(就是Marshall & Lily)共生在一起
He’s my lifeline, in an amazing way. Without him, I can’t breathe.
他是我的救命稻草,没有他我根本不能呼吸
The biggest thing is that he makes me laugh, but he’s also smart. He can do everything. I’m not kidding; I think he’s half robot.
最重要的是他总能逗我笑,还非常聪明、敏捷。他可以做到任何事,这绝对不是开玩笑,他完美的像个机器人。
He makes me a little more grounded, and I bring out the wild side in him.
他使我更加脚踏实地,而相对的,我也带出了他狂野的一面……
Don’t get me wrong — we fight. Our fights last five minutes, then we’re over it.
别误会,我们也争吵;不过,也就持续个5分钟,这事就过去不提了。
And we’re both Gemini — we have a good twin and a bad twin, and the four of us get along really well!
我们俩都是双子座–双重人格~我们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都算在一起我们4个都相处的不错~

 

The first three years was our honeymoon period. Then you settle into the relationship, and it morphs into just living, breathing.
最初的3年是我们的蜜月时期;然后关系稳定下来,在不知不觉中互相适应,逐渐变成了好像呼吸–这种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It becomes more comfortable, but it becomes a necessity — something you can’t give up, like an addict.
这变得越来越舒适,越来越难以自拔,就好像上瘾了一样–根本无法放弃。
I basically have diarrhea mouth — I am brutally honest to the point of being a negative thing. Now I think more before I speak.
好吧,我这个人太直接了、不会拐弯抹角,总是诚实的说出自己的看法;这有时真的很伤人。但现在在说话之前我一定会仔细思量。

 

Even on that first date, we talked about kids. If he hadn’t wanted kids, I don’t think we’d be together.
即使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我们也谈到了孩子。如果他不想要孩子,也许我们也不会在一起。
I always thought that family w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and no matter what I do, whether being a chef or an actor or a dancer, being a dad is what I do best.
我一直觉得家庭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无论我做什么:不管是厨师、演员还是舞者;其实当爸爸才是我最擅长的~
I am the maternal one in the relationship. 【注意:这句话是David写的……so~~~】
在感情里,我是母性的一方
For the first year, I didn’t miss a nighttime or morning with them. I think it’s important to have other lives and feed your relationship, but it’s also important that your children are raised by you.
扮演着母亲的角色,从早到晚陪着孩子们,不能错过他们成长的任何一个瞬间。我觉得别样的生活方式和充盈你们的感情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你的孩子们是你亲手抚养大的。
We named Gideon after an artist we collect, Gideon Rubin, and Harper after Harper Lee. To Kill a Mockingbird is one of our favorite books.
我们给儿子取名Gideon,是因为我们喜爱收藏艺术家Gideon Rubin的画作;以我们最喜欢的书《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作者 Harper Lee来命名我们的女儿Harper 。

 

I don’t want people to think we’re a perfect couple. Nothing’s perfect.
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我们是完美的一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完美
A relationship is work and it changes. And you go with the changes.
感情最重要的就是经营与改变,然后顺应这种改变。
It’s more good times than bad times, but it’s not always good. You have to overcome those issues and move on.
一段感情确实有甜蜜、有无奈,明亮多于晦暗,但却不是永远阳光明媚。你必须去克服然后继续生活
We have a really great recipe for a wonderful relationship, but we don’t want to be the poster boys for gay relationships.
我们确实有很多经营感情幸福快乐的秘诀,但是我们不想成为模范夫夫的模型,好像同性模范的宣传海报一样,标榜幸福的同Gay伴侣……
We’re not trying to pretend that we are perfect. We’re just trying — in a good, positive, loving way — to live our lives.
我们也不是卖力假装我们很好很完美。我们只是努力用积极健康、相亲相爱的方式生活~~

———————-Neil写给David的,这个贴吧没有全翻译,这里节选—————–

I ran into my friend Kate one day and she was with this brooding, James Dean–type guy in a leather jacket who gave me the head nod and then turned away. I assumed he was Kate’s boyfriend and said, “Nicely done.” And she said, “David? He’s not playing on my team, but he has a boyfriend.” So, then I just kept seeing him on the periphery, and in turn, catching up on him, but I didn’t want to be that guy who was creating some sort of romantic interference. So, I was always around when he was around, hoping the stars would align. When we all hung out for the first time — I was invited by Kate to an American Idol viewing party — I just stammered around him. I couldn’t take my eyes off him。
有一天,我拜访我的一个朋友Kate,她正和这个深沉的,穿着皮夹克的,James Dean风格的男孩在一起。我以为他是Kate的男朋友。后来我试着了解他,然后总是跟他在一起,希望能擦出火花。当我们一群人第一次一起出去,参加一个观看美国偶像的派对的时候,我在他面前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傻傻的盯着他。
(大意就是你第一次见David就看上眼了,,后来人家跟男友分手了,,于是蓄谋已久的你,一个星期就把David拿下了.)

 

There’s something kinetic about him and his being. He’s classically sexy, yet he’s very much a boy in his energy. It’s a great dynamic.  When I see people who are equally attractive, they tend to seem more quiet and kind of Marlboro Man-y, and David’s the antithesis of that. He’s more like Tigger. I’m, in turn, very introspective — the thinker, rather than the doer. I tend to weigh options before making decisions, and David is the polar opposite of that. We’re hyper similar and also incredibly opposite. We share a wardrobe. We have the same shoe size, body size, height, and weight. We’re both Gemini. We both like the idea of family — not a nuclear family, but a social family. Yet, we’re incredibly opposite in the way we process information.
他很有活力,复古般的性感。当我看到有些人和他差不多有吸引力的时候,那些人更趋于安静。但是大卫却和他们相反。而我是比较内省的,更像个沉思者,而非行动者。我更喜欢在做决定之前权衡各种意见,而大卫和我完全相反。我们有很多相同点,但也有很多不同点。我们共用一个衣柜(矮油),我们穿同样大小的鞋子,同样的身材,身高,体重。我们都是双子座,我们有同样的家庭观念。但是我们在处理事情上的方式截然不同。

 

I remember being in my mid-twenties, lying in bed thinking, I’ve never taken a shower with anyone before; I’ve never had any kind of long-term relationship. I remember thinking that the rest of my life would be solo. I wasn’t weepy when I thought that — it was just a realization that I had gone this long being self-sufficient. Thankfully, the world changed and perceptions changed, and my life went to the East Coast, where there’s a much greater acceptance of anonymity and freedom. In New York, I was able to date with my head held higher. In L.A., it felt much more gossipy.
我记得我25岁左右的时候,躺在船上想,我从没有和任何人一起洗过澡,从没有过稳定长久的恋爱关系。我记得我想过我余下的生活会是我独自一个人面对。我想这些的时候我并不伤感,而是对自己这么久以来一直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的领悟。谢天谢地,世界在改变,观念也在改变,我开始在东海岸——一个更能注重隐私和自由的地方,开始新生活,在NY,我可以昂着头大方的约会,在L.A,这会显得很八卦。

 

跳了几段,那几段实在是不想看….
I remember saying, “I think I love you,” and he was like, “That’s really nice,” which is not necessarily what you want to hear. But I appreciated his honesty in not jumping the gun and saying something because he felt obliged to.
我记得我告诉他:“我想我爱你”,他好像有点不知所措,说:“这。。很好。”这并不是你想听到的,但是我感谢他的诚实,并不操之过急。
David first proposed to me five years ago on the actual street corner where we met. We were on our way to an event at an Indian casino 45 minutes out of town in a limousine, and David wanted to stop for some reason that I didn’t quite get. I thought he wanted to get some booze or something. And then he got on one knee and proposed, and I was so freaked out by it that I said, “Yes,” but I didn’t know what it meant. Then I got the ring and loved it, and a year later, on Valentine’s Day, I proposed to him in Santa Monica. That was four years ago. The callus on my right hand is long-formed—and not from masturbation. I’m dying to move over to the other hand. I’d also like to call him my husband. I’m not the biggest fan of the word “partner”: It either means that we run a business together or we’re cowboys. “Boyfriend” seems fleeting, like maybe we met two weeks ago. I’ve been saying “better half” for as long as I’ve been able to. I think it’s a little self-deprecating and clearly defines that we’re in a relationship, but it would be nice to say “my husband.”
大卫五年前在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那个街道上先向我求婚。我们坐着豪华轿车,赶往一个离城里45分钟路程的印度赌场参加一个活动。大卫想要在路边停一下,而我还没反应过来,我以为他是去买酒之类的东西。然后他单膝着地,然后向我求婚,我太激动了,然后说了我愿意,但是我还没弄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然后我得到了一枚戒指,我非常喜欢。一年后的情人节,我在圣摩尼卡向他求婚。那已经是4年前的事了。我右手上的老茧很早就有了,但是它不是**造成的(你说这些干什么)。我想把那枚戒指戴到左手上都快想疯了。我也喜欢叫他老公(哎哟喂!!)我并不喜欢“同伴”这词。因为它听起来有点像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或者牛仔之间的称呼。“男朋友”听起来感觉太短暂的样子。我现在一直叫他“另一半”(其实我想说的是好基友)。我认为告诉别人我们正在交往有点自谦,但是叫他“我的丈夫”的感觉会是很棒的。

 

Children were always talked about, but there was a certain point — when David was in L.A. and I was working on How I Met Your Mother, maybe season two or three — when we both agreed that if we wanted to have kids, we didn’t want to do it super late in the game. We wanted our parents to enjoy the process and to be young and vibrant enough to throw a ball with them, or to chase them around without using a walker. That was the eternal game-changer — now we rarely fight in the big ways. What’s the point? We’re in this for a major long haul.
孩子的事情我们经常都会讨论,但是有一点我们达成了共识:当大卫在L.A,而我在拍老爸老妈浪漫史的时候,大概是第二季或者第三季,我们决定,如果我们想要孩子,我们不会要得太晚。我们希望趁着我们的父母还年轻还有活力的时候,能和他们的孙子孙女一起打球,或者和他们追逐打闹而不需要助步车。这个会是永恒的激励。我们也正走在这段艰苦的路途上。

===============转载结束==============

最后PS:请大家保持纯洁的心态。。

给大家一个HIMYM的签名图,同样来自贴吧:

 

BARNEY的圣诞歌歌词 【完整版】

NO.1

Pulling down her pants,

yanking off my own,

underneath the mistletoe,

i will make your sister moan! Oh!~

Heather’s hot,

Heather’s hot,

we’ll go all the way!~~~

 

NO.2

I wish i could see her naked,

I wish i could see her naked,

I wish i could see her naked and down on all fours!

 

NO.3

Ted has a little sister gets hotter every day,

and if i ever meet her with her boobie i’ll play~

Everybody! Sister sister sister…

What? i can celebrate Hanukkah, too.

 

不知所云的同学请参考 how I met your mother 第三季,具体是那一集忘记了。

转帖自豆瓣,稍加编辑。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035425/

另外上个官网链接:http://www.cbs.com/shows/how_i_met_your_mother/

看看112年前的预言实现了几个……

每到岁末年初,我们总会对过去的一年进行一番总结,然后再展望未来一年的前景,但是你有没有试过更长远的,比如说想想一百多年后会是什么样子?1990年12月,也就是即将进入二十世纪的时候,美国平民工程师John Elfreth Watkins在女性杂志《家庭妇女周刊》(Ladies’ Home Journal)上撰写了一篇文章“What May Happen in the Next Hundred Years”,预言了一百年后的世界将会是个什么样子,涵盖了不同领域的多达29个话题。

虽然都是咨询了一些“最伟大的科学与教育机构”之后才做出的,但是他也同时承认:“这些预言可能会看起来很奇怪,甚至完全不可能。”

一个多世纪过去了,《家庭妇女周刊》姊妹杂志《星期六晚邮报》(Saturday Evening Post)的历史频道编辑Jeff Nilsson重新翻出了Watkins当年的预言,和现实对比看看哪些实现了,哪些完全离谱,顿时在网上掀起了热议。

看看112年前的预言实现了几个……

  【十个已经实现的预言】

1、数字彩色摄影

“照片传输可以跨越任意距离。如果一百年后中国发生了一场战争,这种最惊人时间的快照一小时后就会出现在报纸上……照片能够复制任何自然色彩。”

虽然没有使用数字一词,Watkins依然成功预见了如今的摄影技术,这可是非常惊人的。要知道,他所在的年代里,要是中国出了什么事儿,西方报纸得到一周后才会贴出照片。另外,“跨越任意距离”正是互联网的成就。

2、美国人增高

“美国人的身高将会增加1-2英寸。”

1990年美国男性平均身高66-67英寸(1.68-1.70米),2000年增至69英寸(1.7米)。如今,美国男性平均身高69.5英寸(1.76米),女性则是64英寸(1.63米)。

3、手机

“无线电话和电报将会遍布全世界。丈夫在大西洋中部能够和芝加哥家中的妻子聊天。打电话到中国就像从纽约联系布鲁克林那样简单。”

那个年头可没有跨国电话,事实上贝尔15年后才发明了电话,而且仅仅连通了美国东西海岸。无线通话的想法也确实是革命性的。

4、快餐

“类似今天面包店的地方就可以买到预先做好的快餐。”

超市、便利店、麦当劳、肯德基证明了Watkins的远见,不过他当时设想的是用盘子给客户送快餐,然后回收清洗——多环保。

5、人口增长变缓

“美国人口可能会有3.5-5.0亿。”

数字差别较大,但至少方向是对的。如果美国人口保持十八世纪的增长率,2000年会超过10亿,但实际上只增加了360%,二十世纪初为2.8亿,现在才超过3亿。

6、温室蔬菜

“强力电灯沐浴着蔬菜,就像日光那样加速它们的成长。土壤里的电流会让重要植物生长得更快、更大,并杀死有问题的种子。彩色射线能加速大量植物的成长。电流能让种子迅速发芽、成熟。”

现在的蔬菜水果确实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成熟出来,只可惜有时候太过分了。彩色射线和土壤电流没有成真,但或许正在试验也说不定。

7、电视

“人们能够看到整个世界。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物都被收录到电子摄像机中,并跨越数千英里,展现在另一端的屏幕上。”

国际直播、网络视频都实现了Watkins的梦想。

8、坦克

“车轮上的巨大城堡会以超越如今火车的速度在开放空间内纵横驰骋。”

达芬奇就预言过坦克,但是Watkins想得更远。

9、更大的水果

“我们的曾曾孙能够吃上和苹果一样大的草莓。”

生物工程改变了很多水果的样子,不过Watkins对草莓有点儿太乐观了。

10、高速列车

“火车通常能每分钟跑2英里(3.2公里)。快速列车时速可达150英里(240公里)。”

写下这句话后整整一百年,甚至月份都不差,美国全国铁路客运公司(Amtrak)的旗舰线路Acela Express在波士顿和华盛顿特区间开通,最高时速150英里,只是平均时速没这么高。

【四个没能实现的预言】

1、C、X、Q三个字母消失

“字母表中不会再出现C、X、Q。它们没什么必要,将被抛弃。”

这个有点儿离谱,但是也涉及到了大规模通信可能造成的影响。

2、每人每天都会步行10英里(16公里)

这是对人性的高度前瞻,但太高估我们的锻炼能力了,忘了懒惰是人的本性,也没有想到交通会如此便利。

3、大城市里不再有汽车

“进入市区后所有的快速交通都会在地下或者地上。”

今天的道路拥堵肯定会吓死Watkins,不过地铁和高架应该会让他很满意。

4、四害灭绝

“蚊子、苍蝇、蟑螂都将不复存在。”

我们一直在努力,但您老太乐观了。

【其它同样实现的预言】

1、集中供暖与空调

2、廉价汽车

3、平均寿命增至50岁

4、免费的大学教育

5、食物冷藏运输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1.宇宙毁灭

按照目前人类已经探知的科学,宇宙开始于大爆炸。那么宇宙的结局是什么?据加利福尼亚大学一个科研小组在最近公布的一份科研报告中指出,宇宙在未来37亿年内毁灭的可能性高达50%。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2.太阳寿命终结
科学界曾经分析,未来50亿至60亿年内,太阳将膨胀为一颗“红巨星”,再过约6亿年,“红巨星”周围的氪核蒸发,坍缩为一颗白矮星,可能会吞噬掉离其最近的水星、金星和地球。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3.行星撞击
每天都有无数星体在靠近地球,科学界部分理论认为,地球5次生物大灭绝事件皆因大陨石撞地球。其中包括6500万年前的恐龙灭绝和二叠纪生物大灭绝。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4.气候变化
一些研究警告称,由人类活动或自然环境引发的气候突变或将打破地球的微妙平衡,使大气中的有毒气体浓度提高,直至人类无法呼吸的水平。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5.外星人入侵
随着在其他星系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可能的类地行星,这种可能性不断提升。但是,我们地球人至今仍不清楚究竟是否存在外星文明。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6.超级火山爆发
7.3万年前,苏门答腊多巴岛一座超级火山爆发形成的大量火山灰摧毁了距其数千公里的森林,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遮天蔽日的冰河时代,地球温度降低了16摄氏度。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7.机器人进攻
人类研发能够自主思考、比人类更具智慧并有能力自我复制的机器人或将导致机器人反客为主、掀起革命。对于机器人主宰地球,人类硕果仅存的场景,科幻小说有不少的描写。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8.世界核大战
在冷战期间,根据“相互确保摧毁”学说,一场核大战绝对能消灭所有人类。当今世界很多强国都拥有足够毁灭人类文明的核武器。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9.全球性流行病大暴发
人类曾经在6世纪和14世纪经历过大瘟疫,导致人口锐减。某种常见疾病出现的特强毒株或变异导致的病毒或细菌大量传播也许将对人类的存在构成重大威胁。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10.超级大海啸
流星的撞击或地壳运动都可能在地球引发一场浪高数千米的超级大海啸。8000年前埃特纳火山喷发曾导致了较小规模的“超级海啸”,地中海沿岸的所有文明都毁于一旦。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11.被黑洞吞噬
如果你想毁灭世界,那一种可能就是:利用一个巨大的粒子加速器制造一个小型黑洞。如果它的质量超过一座大山的质量,它将足够稳定并立即沉入地球内部,从内部消耗地球,直到地球化为乌有,只剩下一个地球质量大小的黑洞,这个黑洞只有三分之一英寸宽。黑洞是一个合理的威胁,但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已知黑洞仍然在1600光年之外,而制造黑洞的可能性非常低。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12.暗物质作用
暗物质被认为是将星系组合在一起的大量不可见物质,至今未能探测到。如果有暗物质接近太阳,它的引力将会吸引外太阳系的自由慧星撞向太阳系中的地球。澳大利亚天文学家肯基-贝基宣称,在数百万年前曾经发生过暗物质路过事件,形成了一个被称为“谷德带”的巨大恒星环。在理论中,暗物质粒子能够与其他粒子结合,释放出伽玛射线。印度物理学家阿弗萨-阿巴斯认为,这种射线不仅仅能够导致一系列变化,而且会加热地球内部,引发大规模火山作用,导致双重灭绝灾难。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13.生态系统崩溃
当由于冰山消融、小行星撞击等偶然事件导致环境恶化到一定程度,导致生态系统崩溃。这或许是当年恐龙灭绝的原因之一。

如果世界末日降临,地球会变得不再适宜居住,到时人类应该如何生存呢?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出路一:移民太空
著名科学家霍金提出了他的观点:移民外太空将是确保人类生存的唯一出路。他说:“我们生存的唯一机会就是不要蜗居在地球,而是尽快在太空中扩散开来。”霍金表示,正是基于这一理由,他本人支持载人航天,并鼓励人类对太空移民行动的探索。

传说中的“2012”就快要到来了。你是怎样看待2012的?你曾经设想过世界末日的景象吗?本文搜集了N种地球末日的可能性,并探讨末日来临时人类可能的出路。

出路二:建造“地下城市”
若地球表面气候变化得不再适宜人类生存,或许人类可以建造一个与外界隔绝的超大型“地下城市”,届时,人类将如蚂蚁一般“蜗居”在地底。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出路三:月球基地
月球是离地球最近的天体,目前,人类对月球的探索也在“一日千里”地发展着。未来,开辟一个“月球基地”,供人类末日逃生,这种想法是可能实现的。

盘点毁灭地球的灾难和四大出路(组图)

出路四:末日方舟
如果末日来临时,我们的科技水平还不足以达到保护绝大多数人类。那么,建造一个“末日方舟”则是保留人类文明的唯一希望。“方舟”可以用来保存所有用来重启人类文明的信息,其中包括冶金和农业种植方法等,可能还会在这个方舟里储存遗传序列、种子和其他生物学成分。

 

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69701.htm

[信息图]手机如何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在现代社会中,手机已经成为了人们必不可少的沟通工具之一。
这张信息图展示了多个主要国 家的手机信息,其中有很多有趣的事实,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美国:
51%的人在床上使用智能手机
21%的16-17岁青少年发送性短信
23%的人在开会和课堂上使用智能手机

中国:
世界上70%的手机在中国生产
每天有27亿条短信发出
70%的人表示没有手机就不活了

英国:
1/4的成年人和半数青少年拥有一部智能手机
22%的成人和47%的青少年承认在浴室和洗手间内接听电话
37%的成人和60%的青少年承认自己过度依赖手机

印度:
53%的成人表示自己的手丢过或被偷过
只有2/5的人手机有密码保护

澳大利亚:
有1430万部手机旧手机在家里不被使用
70%的人在家里至少拥有一部无用手机,32%的人家里有两部或者更多无用手机
只有3%的手机被回收

俄罗斯:
手机的持有率为154%,这意味着每个人都有1.54部手机
俄罗斯是欧洲最大的手机市场,全球排名第六。
只有11%人拥有智能手机,大多数人使用2G网络

SoMobile-Infographic2.jpg

MacX.cn 编译

转:手机“隐藏功能”揭秘

网上有关“手机隐藏功能”的文章流传甚广,从没信号也能拨打的“救命电话”,到让电池瞬间半血复活的“隐藏电池”,再到不用可惜的“开车门”、“防盗”和“窃听”。这些说法看上去头头是道、亦真亦假,让我们逐个来分析一下吧。

流言1、紧急情况:全世界的手机都可以拨打的共同紧急救援号码是112,假如你发现自己所在的地区无手机信号覆盖,同时你又遇到了紧急状况,用你的手机拨打112准没错,因为这时候你的手机会自动搜索所有可用的网络并建立起紧急呼叫。

真相: 这一条其实不完全算是谣言,但在国内没有实际的用处。

“紧急呼叫”是GSM网络提供的一项业务(其他制式中也有类似标准,此处以最广泛的GSM为例),内置的国际紧急号码有美国的911,欧洲的112,墨西哥的08等。紧急呼叫由手机直接向网络发送紧急呼叫指令,不依赖于SIM卡的识别,也因此不受到运营商的限制。如果你的手机显示无信号是因为你所属的运营商没有覆盖此区域,而别的运营商在此有网络,进行紧急呼叫是可行的。如果真是什么信号也没有,那也是无济于事。

不过,在国内呼叫112并无实际作用,它会自动转接一个语音提示,“匪警请拨110,火警请拨119……”,。而呼叫110、119、120等中国紧急号码还是需要手机接入SIM卡提供商的网络,与普通通话一样。尽管这种做法符合GSM的规范,但是为了更好的实施紧急救援,还有待国内服务商完善。

结论: 虽然此流言包含有正确信息,但在国内没有实际意义。如果在国外遇险,可以尝试使用这种方法求救。

流言2、隐形的备用电池:你的手机电量不足了,为了让它能够继续使用,按*3370#键,手机会重新启动,启动完毕后,你就会发现电量增加了50%。

真相: 首先声明,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三次元世界里,隐形电池是不存在的。拆开一部手机,你会发现内部没有任何“隐形电池”存在的踪影,而且手机厂家也完全没有理由去设置这样一项功能。

那么*3370#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如果你真的在老塞班手机上尝试过这条命令,会得到这样的提示:

手机“隐藏功能”揭秘

在老塞班手机上输入命令所得到的反馈。

看到这条提示的时候,你就该恍然大悟了:*3370#是在老塞班系统中打开“全速率语音编码”功能的命令。更可恨的是,运行*3370#不但不能增加电量,反而会增加耗电量,雪上加霜。

手机的语音通话功能是将声音信号先转化为电压信号,再将每个时刻的电压值转换成二进制码来传输的。要清晰地传输一路原始语音信号,至少需要128kbit/s的传输速率,这在实际应用中是几乎不可能的。由于手机用户日益增加,无线信道变得非常拥挤,为了容纳更多的用户必须想办法压缩语音数据。但是压缩就会有损失,想要取得更高的信道利用率就要牺牲更多的语音质量,而想要保证高质量的语音通话就要增加传输的信息量。

这对矛盾很难完美调和,于是GSM语音编码标准[3]中允许存在两种(事实上还有两种改进型以及十四种自适应编码速率)不同压缩比率的预测编码技术供选择,即全速率语音编码(Full rate speech encode)和半速率语音编码(Half rate speech encode)。经全速率编码压缩后,数据速率为13kbit/s,而经半速率编码压缩后数据率只有5.6kbit/s。*3370#正是古老的塞班系统中切换至全速率语音编码方式的命令,相反,关闭全速率编码方式的命令是#3370#。

打开全速率语音编码方式后,因为上行数据量的增加而功耗增加,相比半速率语音编码方式更加耗电。本来期望这个方法救急的同学们会不会有一种被人狠狠耍了的感觉呢?当然现在大部分的手机系统中已经没有了这一条指令,有其他设置清晰通话的选项。

结论:谣言粉碎。 输入*3370#并不是什么打开隐形电池的命令,而是打开“全速率语音编码”即清晰通话的指令,这条指令会增加通话时的功耗,在电量低时更不宜使用。

流言3、开车门:如果有一天将车用遥控器落在车里而且备用的遥控又在家里的话,你会发现有个手机真方便,用手机拨通家里人的手机,将你的手机拿在离车门一英尺的地方,同时家里人拿着遥控器在他的手机旁边按响遥控器上的开锁键,这边你的车门就可以打开了。这个方法不管你把车开得离家有多远都奏效。

真相: 这条谣言其实是毫无根据的臆想,有车一族可以试验一把粉碎它。这里我们从原理上来分析一下。

目前的汽车遥控器大都采用无线电控制的原理。按下键后,遥控器发射经过特殊调制的无线电波,当汽车内的接收器接收到该电波并解调确认配对后,就会执行相应的动作。汽车遥控器发射的电波频率大多集中在315Mhz和433Mhz附近,而无论2G还是3G手机,使用的电波频率都高于这个数值(比如GSM手机是900MHz和1800MHz),可以说两者“语言不同”。

手机的通话功能是将声音信号转化为电磁信号,根本没有设计可以接受遥控器波段的无线电波并把它们调制到手机波段的电磁信号发送出去的功能。即便遥控器无线电波由于手机线路设计缺陷掺杂到语音模拟信号中,也会在此后的多级滤波过程中被消灭干净,更何况以语音采样速率(8kHz)根本不可能对如此高频率的信号进行有效采样并还原。

有没有可能是遥控器的信号干扰到了手机发射的电波而传送到了接收的手机那里呢?这同样不可能。手机与手机之间的通信必须经过基站–有线交换网络–基站的中转,你的手机接收到的信号并不是对方手机直接发送过来的。即便遥控器对手机信号造成了干扰,在基站这第一关也会被彻底去除掉。

结论:谣言粉碎。 这条谣言没有任何道理,推测可能是由固定电话拨号音的机制臆想得来的。大家也不必抱有侥幸心理了,还是长长记性随身带好钥匙吧~~

流言4、手机不怕偷:全世界的每一台手机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序列号,把这个序列号记录下来并保存好。有一天如果你的手机不幸被偷了,打电话给手机提供商,并提供你的手机序列号,他们会帮你把手机屏蔽,这样即使小偷换了SIM卡,仍然无法使用,你的手机对小偷来说变得一无是处。如果全世界每个手机持有者都这么做,那么偷手机就没有意义了。

真相: 理论上来说,通过设备识别来禁用某部手机是有可能实现的。在GSM网络中,每个移动设备均有一个15位十进制数字组成的设备识别码(IMEI),IMEI的前6位是用来识别设备的,识别的作用是确保系统中使用的移动台设备不是盗用的或非法的。

设备识别是在设备识别寄存器EIR中完成。通过修改EIR中黑名单存有的设备识别码,可以禁用相应的设备。在GSM 网络设计的时候,设计了EIR设备,但是很多国家并没有安装和开通,也就无法实现相关的功能。目前我国的各大移动通信网络就未启用此设备。

此外,IMEI码也并非完全可靠。通常情况下IMEI码储存在手机内的EEPROM(电可擦除可编程只读存储器)芯片内,该芯片的内容是可以修改的。而且不正规的手机厂商生产时有可能不遵循IMEI规则,没有或使用假IMEI码。

在CDMA系统中,类似的号码被称为ESN号。国内的CDMA运营商通常也不检验ESN号码,只有国外的机卡合一的手机去识别。而3G系统则延续了GSM网的IMEI系统。

结论: 此条流言基本符合事实,但方法并不可靠。机器识别码可以被任意修改,目前我国的运营商也没有启用识别设备。

流言5、暴露你的所在地:手机即使在关机状态,只要有电池,远程的程序就能激活它,暴露你的坐标。万全的办法就是将手机的电池取出,彻底断绝手机的电源。

真相: 这条流言的产生估计是受许多高科技动作电影的影响。窃听技术的发展历史悠久且被各国情报部门所青睐,最新的技术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可能了解到,也让这条流言难以证伪。但至少我们普通人无需担心,因为普通的手机是不具备这种功能的。

我们的手机关机后,虽然不是所有部件都切断了电源,但是主要的耗电大户:CODEC(音频编解码器)、无线模块及处理器的电源都由手机内的电源管理芯片所切断,不再具有发送和接受信号的能力。手机电路都是公开的资料,如果有什么特殊功能必会留下痕迹,完全不必担心其暗藏玄机。再说,对于普通人,手机厂商也没理由去设计这样的功能呀。

结论: 流言本身无法证伪,不排除目前有某种“技术”可以做到手机窃听。但我们普通人无须担心,市面上买来的手机可不会配备这么“高级”的功能。至于机要人员,还请遵循相关条例。